首页/社科动态
顺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势 加快推动兵团文化经济发展
发布时间:16年03月17日    信息来源:兵团社科规划办    编辑:宣传部理论规划处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宣传部理论规划处

兵团党委六届十五次全委(扩大)会议提出,兵团“十三五”时期发展“要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突破口…… 只有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才能‘对症下药’,解决制约经济发展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更好地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淘汰旧产能、化解过剩产能、培育新产能为切入点,引导生产要素向最需要发展的领域流动,构建供需匹配的新经济结构,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实现中国经济走向中高端。改革将推动生产端经济结构大洗牌,为创新创意创造性产业释放出巨大发展空间。同时,当今世界,泛发达国家和地区正在兴起创意经济热潮,并由创意经济快步向文化经济迈进,一个以创新创意创造为新动能的泛全球泛全经济领域的大文化产业业态正在形成……文化经济,成为经济发展的历史大势。我们必须以文化经济先觉者的敏锐,抢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机遇,大力发展文化经济,打造兵团经济升级版。

  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文化经济发展繁荣的窗口期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生产端经济结构性变革,由此创新的发展理念、解放的生产要素、腾挪的生产资料、置换的发展空间、转移的生产资源、配套的改革政策、拓展的发展领域、解放释放的生产力和宏伟的发展目标等,厚植了文化经济孕育发展的充分条件,带来文化经济发展繁荣不可错失的机遇窗口和巨大的发展空间。

  1、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催生文化经济新纪元。当今经济时代,是由“ 硬需求”(即人们对生存、生理、生产、生活的刚性需求,其突出特质是物质性和基础层次的)向“ 软需求”(即在满足人们生存生理生产生活基本需求基础上的改善性需求,突出特质是精神文化性需求,是人类需求的升级版,如云功能、酷特色、靓风格、潮时尚、精致版等)过渡、跃升的时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的在于构建“供需匹配”的新经济结构。这意味着改革所要构建的经济形态,一定是以满足人们以精神文化需求为核心理念和价值取向的文化经济形态。这种改革取向,顺应了当前世界创意经济兴起并快步向文化经济过渡的发展大势,成为后工业时代经济发展取向的规律性选择。事实上,过去一年来,中央部署推动的“ 双创”“ 中国制造2025”“ 互联网+ ”行动计划,以及全球正在兴起的创客、极客现象,都预示着一个文化经济时代的到来。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文化经济的助产士,一个文化经济新纪元正在向我们走来。

  2、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催生文化经济新业态。当今时代已经步入后工业时代,“硬发展”(即在工业革命蓬勃发展中,单纯依靠生产资料、投资拉动和生产规模、机械化大生产所支撑的硬生产力维系的发展)已经渐近疲软,“软发展”(即后工业革命时代,以创新创意创造为核心、以新技术新工艺新业态为载体的软生产力支撑的发展)代之而起,成为发展的新动力。“软发展”的核心动能是创新创意创造,其本质是文化+经济,即用文化的力量催生创新创意创造。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可以预见,在未来发展中,科技创新依然会层出不穷、依然是坚挺的生产力,但包纳了科技创新的创新创意创造,必然替代单一的科技创新成为第一生产力。而“ 软发展”是以“文化+”为支撑的,打拼的是文化牌,其催生的一定是文化经济新业态,提供的新供给一定是兼备物质与文化双重属性的新产品。因此,未来经济,必定打上文化的烙印;文化经济,成为未来经济的新业态。

  3、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催生以文化经济为主宰的经济新结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构建供需匹配的经济新结构为目标,改革的导向是满足“软需求”、构建新供给。而“软需求”的核心要义是人们升级了的高品位物质文化需求。因而,在此改革下构建的经济结构,一定是以大文化产业为主导的、以高品位物质文化产品生产供给为基本形态的经济结构,即文化经济在未来经济结构中的主宰地位是由“软需求”所决定的。因为,只有文化经济才能打造兼备物质和文化双重属性的产业、企业及其产品,才能满足“软需求”。如果你的经济结构及其单元乃至产业、企业、产品缺失了文化内核,或者偏离了人们升级了的高品位物质文化需求,就会供非所需,失去市场,最终被淘汰。

  4、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文化经济开拓出广阔空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生产端经济结构的吐故纳新。“ 吐故”,必然淘汰旧产能、旧业态、旧产业,进而解放生产要素、释放发展新需求。而所有这些,又必然使“纳新”充满“真空”般吸引力和海量的容纳力,同时又为新业态发展准备了全要素的充裕条件。在此“万事俱备”的绝好条件下,“软需求”犹如浩荡东风,使文化经济应运而生、成为历史的必然,泛全经济领域的大文化产业必将如朝阳般兴起。

  5、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文化经济释放出优厚发展红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为文化创造了充裕条件,更提供了全方位的政策和措施保障。从中央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决策部署看,一系列政策措施都是为服务保障新兴产业而量身制作的,必将引导各种生产要素向新兴产业汇集。过去一年来,国务院及各部委为此出台多项政策措施,都体现了扶持新兴产业的政策导向。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五项改革政策”,到李克强总理强调的“继续运用好结构性减税等手段”,都是文化经济既有的政策红利。可以预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将对文化经济释放出四方面的政策红利:一是推进产学研结合,促进创新成果转化;二是为创业提供更为便利资金支持,拉动创业投资;三是实施针对创新型企业的税收优惠和费用减免,如研发费用抵税等;四是支持绿色发展,出台一揽子扶持绿色发展政策,如重点文化企业在2020 年年底前免缴国有资本收益等。所有这些,不仅是鲜明的文化经济风向标,更是文化经济蓬勃兴起的雨露滋润。

  6、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对文化经济新业态的巨大需求。从生产的角度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激发消费倾向,导致第三产业进一步融入一、二产业之中发挥功能作用,从而使之在整个经济体中占比大幅上升。根据统计局数据测算,第三产业每增长1 个百分点,能创造约100 万个就业岗位,比工业多50 万个左右。这意味着第三产业不仅要做大,而且要成为未来主要的就业容纳器。然而,长期以来,我国第三产业发展明显滞后,又是不争的现实。因此,中央强调要大力促进服务业发展。所有这些,都意味着第三产业优先发展成为历史大势。而第三产业是为全产业和全社会提供服务产品供给的,人文理念和文化元素是服务产品的灵魂,因而文化经济必先在第三产业崛起,并呈现出巨大的社会需求。随着文化经济最先在第三产业崛起,文化经济必将以其强大的融合力,打破三次产业的固有格局,浸润全产业。在此大势下,无论是第一产业、第二产业还是第三产业,只有以文化经济为取向,才能构建起供给全球、全球供给、购买世界、世界购买的超级经济格局和体量。

  二、发展繁荣文化经济:兵团发展壮大和履行使命的战略选择

  把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势,审视兵团事业发展历史方位,兵团不仅面临发展文化经济的迫切需要,也蕴藏着文化经济发展繁荣的巨大潜力。加快推动文化经济发展,成为兵团发展壮大和履行使命的战略选择。

  1、60 多年屯垦戍边,积累了文化经济的纷繁实践和丰厚经验。屯垦戍边,源远流长,绵延2000 多年,用先进农耕文化兴屯田,用屯田固边兴边,由是,文化经济、经国济世,中原文明在西域蔚然,中华文化在西域扎根,先进文化滋润的屯田经济唤醒亘古戈壁,中华文化在屯田经济中绽放,将西域新疆与祖国紧紧地黏合在一起而不可分离……一部2000 多年屯垦戍边史,其实就是一部文化经济史。新中国成立后,我党继承发展屯垦戍边历史遗产,组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创气势恢弘的屯垦戍边新纪元。兵团人素有文化经济自觉,60 多年屯垦戍边,一代代兵团人栉风沐雨,筚路蓝缕,自强不息,艰苦创业,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不息的文化创造,给新疆原始的经济注入文化的灵魂和血液,使古老的新疆挣脱自然经济的束缚,进入文化经济的自由境界。在兵团的艰苦努力下,先进的精神文化、科技文化、制度文化在天山南北迸发出文化的巨大力量,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事业蓬勃发展,现代工业、商业、农业迅速崛起,文化成为新疆改革发展稳定的动力源泉。一部兵团屯垦戍边史就是一部推动新疆文化经济发展史,兵团60 多年屯垦戍边的核心价值就在于推动了新疆原始自然经济基础上的现代文化经济。从“好条田、好渠道、好林带、好道路、好居民点”的“五好”现代农业经营模式,到农业生产全产业链机械化;从种子品系全面改造升级,到农牧科技不断创新和应用推广;从新疆人民温饱的自给自足,到农牧产品走向世界;从打破高纬度地区不能种植棉花的神话,到军垦型细毛羊;从以农为主、一农独大,到二产、三产蓬勃发展;从物质特性的大路产品,到独具特色的兵团品牌…… 哪样不是文化经济的杰作,文化经济本就是兵团经济的固有基因、突出特色和先天优势,兵团60 多年屯垦其实一直在走着一条文化+ 经济的文化经济之路,兵团经济的文化特色,现实地承担了引领先进文化、推动文化进步、文化安边固疆的强大功能。60 多年以文化兴疆固边的文化自觉,60 多年以文化推动经济发展的纷繁实践,60多年以文化智慧创造奇迹的路径探索和经验积累,为兵团发展繁荣文化经济奠定了厚重底蕴。

  2、独有的地域地缘特点、特色文化、科技文化、物质文化,蕴藏着丰厚的文化经济资源。文化经济,需要文化灵魂来支撑,需要文化基因来改造,需要文化雨露来滋养,需要文化精神来创造,而注入经济的文化必须是活力激荡、品位高雅、特色鲜明的先进文化,兵团蕴藏着这种高品位文化的丰厚资源。第一,兵团地处一体多元的文化新疆,拥有新疆这块文化富集的宝地。秦汉以来2000 多年,氐羌文化、中原华夏文化、印度佛教文化、波斯—阿拉伯文化、希腊—罗马文化等五大文化交汇于此,呈现一花五叶的文明态势;中亚腹地的区位优势,八国接壤的文化往来,多民族共居、多文化共生、多宗教并存的文化群落和文化形态,彰显着独特的文化风韵;悠久的历史,传承着神话般的传说;各民族和而不同,美美与共,交往交流交融,创造了光彩夺目的地域文化,绽放着“一体多元”的文化魅力和风采;各族人民休戚与共,血脉相连,抵御外敌,建设家园,波澜壮阔的新疆历史,演绎出荡气回肠的新疆故事……这种多彩的地域文化资源,惟新疆所独有。建立在这一独特文化资源基础上的文化经济,既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又是世界购买力要素中的文化亮点。第二,兵团地处大美自然新疆,拥有绮丽的自然文化。新疆之美,誉满天下。广袤雄奇的自然景观,苍茫的大漠戈壁,圣洁的雪域高原,奇特的火洲盆地,辽阔的牧歌草原,童话般的生态绿洲,智慧的各族人民,塑造出独特的生存生产生活环境,催生出丰富的物产和独特的社会结构、产业形态、生产方式和文明智慧……如此丰饶的自然文化,决定了新疆文化经济天堂的地位。第三,独有的物产,蕴藏着超值的文化经济元素。新疆独特的地缘、地理、地貌、气候等自然因素、2000 多年来东西方文化在此交流交融和各族人民生生不息的智慧创造,兵团60 多年来的科技创新,使新疆和兵团积淀了极其丰厚的特产文化。“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库尔勒的香梨走天下。”……新疆的独特物产承载的物产文化无须赘论,都是世界极品。而兵团的特色物产更具文化优势,如特有的长绒棉、彩棉、红枣、军垦型细毛羊、铁棍山药,产能和品位位居世界前列的化工机械装备产品,以及万亩以上规模的小麦、棉花、红花、薰衣草等,都是深藏在既有经济产品中未被发掘的文化资源。第四,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沉淀下文化经济的历史底蕴。遍及新疆大地的2000 多年的屯垦戍边遗迹、丝绸之路遗迹、中西方文化交流遗迹,尤其是兵团60 多年屯垦戍边红色文化遗迹等,都是文化经济等待唤醒的文化瑰宝。第五,独具特色的兵团文化,是文化经济的靓丽名片。60 多年波澜壮阔的屯垦戍边历程,红色的文化血脉,动听感人的兵团故事,五湖四海的文化因子,不朽的兵团精神,感天动地的兵团业绩,诚信天下的兵团品格,誉满大江南北、大众耳熟能详的海量文学艺术精品,南腔北调的戏曲集汇,既是“一体多元”的优秀文化语汇,又是多元再造新体的优等“潜力股”。第六,“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战略,为兵团文化经济架设了走向世界的绿色通道。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战略定位,丝绸之路主干道的区位优势,高度集中统一的体制优势,集团化规模化大生产的生产力优势,干部职工素有的文化自觉和创新创意创造力,中央特别的扶持政策等,都为兵团文化经济发展创造了应天时、得地利、拥人和的丰厚条件。

  3、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示范区的使命担当,提出必须大力发展繁荣文化经济的迫切要求。经济是文化的载体,文化是经济的灵魂和推动力,这是文化之于经济的内在关系。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兵团要真正成为“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示范区”,赋予兵团厚重的文化使命。如何能够真正成为这一示范区,如何能够合格地肩负起这一文化使命,如何能够有力地发挥起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示范、辐射、带动作用,文化经济的发展繁荣是必由之路。回顾兵团60多年屯垦戍边的历史实践和基本经验,推动新疆先进文化和现代文明的不断进步,是兵团在新疆一个甲子屯垦戍边的核心价值所在。而实现这一文化功能,不仅是兵团在精神文化方面的传播和引领,更为重要的、持久的、深透的、根本的、基础的先进文化引领功能,是通过先进生产力、生产方式、生产理念、生活方式,大兴现代意义上的农工交建商和科教文卫等产业也就是文化经济来实现的。因此,“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示范区”的建设及其作用发挥,必须转变思想,树立大文化观,如过去60 多年兵团引领共和国现代农业一样,把兵团建设成为全国的文化经济高原、新疆的文化经济高地和更多产业领域的文化经济高峰。惟有这样,才能确立“示范区”的地位、才有“示范区”的资本、才有示范力、才能真正发挥示范作用。如果用狭义文化的视角看问题,如果以为文化就是思想政治、唱歌跳舞、广播电视和舞台演艺,把先进文化示范拘泥于精神文化一隅而只见“空中楼阁”,这样的所谓“示范区”注定是缺乏认同度和示范力的。因此,“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示范区”建设及其使命担当,绝非宣传文化部门一家之事,也绝非精神文化一个方面,其内涵涵盖兵团事业的方方面面,其核心或者最能产生示范效应的,注定是文化经济的示范,注定是文化与经济联姻,文化为魂,经济为体,经济在文化加注下裂变,文化在经济上绽放。惟有如此,经济才能升级,文化才更具渗透力、说服力、持久力、牵引力,也惟有如此,“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示范区”才能实至名归。

  4、发展繁荣文化经济,是实现兵团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路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中央关于调结构、转方式、促发展、保增长的战略举措。一方面,迫切要求加快全产业改造升级,向中高端迈进。而兵团的三次产业尤其是第一、二产业,还普遍处于中低端。实现全产业改造升级,根本驱动力在于创新,而赋予创新驱动的经济,正是文化经济。另一方面,迫切要求优先加快第三产业发展,使第三产业成为经济第一增长极和就业容纳器。而就兵团经济来看,2015年,兵团三次产业比重为22∶45∶33,第三产业仍待加快发展。在文化经济成为经济发展趋势的时代背景下,文化经济的既有存量在第三产业,也最容易在第三产业率先崛起。因此,无论是从兵团经济由传统经济模式向文化经济过渡看,还是从加快兵团经济结构调整看,或者从打造兵团经济升级版看,加快文化经济发展,都是必然趋势、路径选择和迫切任务。

  三、积极作为:增强文化经济对兵团经济的支撑力

  文化经济,蔚然兴起,大势所趋。兵团发展壮大,需要升级版的经济支撑。在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核心的新一轮改革中,我们应抢抓先机,积极作为,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乘势打造以文化经济为支撑的兵团经济升级版。

  1、深刻认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然趋势,走在改革的前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人为臆想,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无足轻重的时髦词语,而是深刻洞察世界经济潮流、准确把握中国经济脉动、科学研判经济运行“滞胀”症结作出的战略决策,是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战略布局的重大实现方略。显而易见,如果不打破供非所需、低端生产、粗放经营、同质复制、规模化扩张、投资拉动和资源消耗式增长的泡沫“虚胖”局面,中国经济就不可能改变“滞胀”、下行的颓势,而出路只有一条,就是必须在供给端实施大刀阔斧的结构性改革,打造中国经济新动能、构建新结构、催生新活力。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经济规律驱使的、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没有谁能够规避大势而自囿一隅。适者生存,先觉者先赢。兵团经济是国家经济大体量的一部分,经济大场域中共有共性的经济症结,兵团也概莫能外……改革是不容选择和规避的必然。面对这样一场必然的深刻变革,我们必须先知先觉,视危机为机遇,深刻认识当前经济“滞胀”、下行的根源,看清供给侧的结构性弊端,增强忧患意识和改革紧迫意识,以先觉促先改,以先改得先赢。当前,要更加主动认真地学习认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决策部署的现实意义、主旨要义、方针政策、配套措施等,增强改革的自觉,坚定改革的决心和信心;要大力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树立全新的改革和发展理念,打破过剩的、无用的、低效能的坛坛罐罐,用“供需匹配”的科学理念构建充满活力的新经济结构。

  2、准确把握文化经济发展大势,树立文化经济理念。要拓宽视野,敏锐把握经济发展脉动,树立与时俱进的经济思维和发展理念。一是加快实现经济业态理念转变。敏锐体察创意经济蔚然兴起的历史潮头,准确把握全球经济正在由物化经济向文化经济过渡的历史趋势,树立文化经济思维,把文化经济作为发展取向。二是加快实现发展理念转变。准确把握当今经济时代,深刻认知我们所处的后工业时代的经济方位,实现由“硬发展”向“软发展”的发展理念转变,把创新作为发展的根本驱动力。三是加快实现需求导向即生产理念转变。准确把握当代需求的转型升级,深刻认知当代人类精神文化需求的突出特征,实现由“硬需求”向“软需求”的需求理念转变,把创新创造创意作为产业、企业和产品的第一生命力,把供需匹配作为优化生产端结构的根本要求。四是用文化经济理念统筹谋划、设计、实施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翼改革,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用文化经济这个标尺,度量存量经济的状态及其发展前瞻,精心设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策略、路径、内容和着眼点、着力点,围绕淘汰僵动能、改造旧动能、培育新动能、构建新供给,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减乘除”功课,稳健处理“破”与“立”的关系,坚定不移构建以文化经济为取向的新经济结构。

  3、以“文化+”为动力,打赢兵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攻坚战。“ 文化+”,是融思维,是文化向经济社会全领域的植入、渗透和融合,核心是赋予事物活的文化内核、文化属性、文化精神、文化活力、文化形态、文化价值和创造创新精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攻坚点在于打破长期积累形成的规模扩张型、投资拉动型、资源消耗型、产业复制型、经营粗放型等背离现实需求的盲目生产供给结构,抛弃过去扬汤止沸式的“ 调结构”手段,用市场这只手塑造效益型经济新结构,提高供需体系质量、效益和主动性。变革的根本任务是实现发展动力转换,根本出路在于淘汰过时动能、唤醒僵死动能、改造旧动能、培育新动能。实现这样的“凤凰涅”,“文化+”是解决问题并避免经济硬着陆最直接、最低廉、最有效、最柔韧、最和谐、最根本的手段。因此,兵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把“ 文化+”作为重要手段,用“文化+”一一破解改革面临的问题。一是树立“文化+”改革的战略思维,即坚持以文化经济为前瞻,以建立供需匹配的经济结构为要求,以需求为导向,以“文化+”为手段,以厚植文化之魂、催生新技术、提升新动能、推动新产业、培育新业态、创造新供给、满足新需求为核心,实现经济结构供需匹配并不断升级的科学布局。第二,准确选择“ 文化+ ”的切入点、结合点、增效点及其内容,加快实现发展动力转换升级。着眼唤醒僵动能、改造旧动能、培育新动能,对应培育泛全经济领域的依附型、改造型、主创型“文化+”新业态,加强经济结构和发展动力转型换代升级,打造厚植文化内涵、适应市场需求、富有创新力竞争力生命力的新业态和新产品。第三,将“文化+”浸透于传统生产力诸要素之中,促进生产力升级。打破固有的生产力概念,把“文化+”作为生产力的第一要素,通过“文化+”,给劳动力赋予更高文化素养,给生产资料赋予更多文化元素,给生产工具赋予更强文化塑造功能,给劳动对象赋予更多文化内涵,使生产力更具文化的塑造力、创造力和先进性。第四,用“文化+”实现产品使用价值和价值裂变式升级。用“文化+ ”在商品使用价值和价值两端发力,一方面,弘扬“ 工匠精神”,通过“ 文化工具”的“精致生产”,拓展和提升产品的使用价值;另一方面,通过“ 文化+”,赋予产品文化内核和元素,使产品价值实现倍增。最终,通过“文化+”,加出云功能、酷特色、靓风格、潮时尚、精致版和新卖点,加出市场竞争力和占有力,在“ + ”中实现产业、企业、产品内质的丰盈、边际的拓展和效益的裂变式剧增。

  4、实施“文化+经济”战略,推动兵团文化经济发展繁荣。文化经济是经济的未来,而“文化+经济”,则是文化经济赖以繁育、生长、壮大的必然途径。因为只有“文化+经济”,才能给经济及其单元乃至产业、企业、产品植入文化的DNA,使经济在文化基因中裂变升级,文化在经济承载下绽放,孕育充满活力的文化经济。文化经济,产业为“体”、产品为“桥”、文化为“魂”,融入社会、链接市场、亲和大众,以其超凡的普适性、永不止步的创新性、自我调适的柔性、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兼容性而充满旺盛的生命力。实施“ 文化+ 经济”战略,一是要树立“文化+经济”的战略思维。启发“文化+”自觉,顺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内在要求,把“文化+ ”作为构建文化经济的重要手段,用“ 文化+ ”的理念和思维谋划、布局兵团经济。二是要建立“融思维”和“魂理念”。“融思维”,就是将文化融入经济全领域的意识,赋予经济文化的属性;“魂理念”,就是将文化作为经济之魂,给经济注入文化的DNA。只有这样,才能培育“软发展”这一新动能,经济才能实现根本转型升级;只有这样,产业、业态、产品才能匹配“ 软需求”,产品才能走向中高端,产品的价值和使用价值才能实现裂变式剧增。三是用好用活用足“文化+”,使兵团经济及其产业、企业、产品在“ 文化+ ”中华丽转身。所谓“ 用好”,就是讲求“ 文化+”的品位,发掘、珍惜并充分运用兵团特有的文化资源,使一区域、一产业、一企业、一产品,通过“ 文化+ ”,加出显著特色、加出著名品牌、加出卖点、加出效益、加出市场竞争力。所谓“用活”,就是创新创造创意,以“文化+”为引领,激发兵团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因地、因业、因品制宜,推动“文化+”在经济全领域展开,催生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的新业态、新产业、新产品。所谓“用足”,即用“文化工具”精致生产,提供中高端产品,创造世界级品牌,打造完美兵团,实现生产世界、世界购买。四是注重文化+ 兵团优势。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兵团不乏居于高端的生产力,不乏占有话语权的产业、产能,不乏独具特色的产品,但缺乏的是品牌和精致生产。兵团的长绒棉是世界级的;国际驰名的红枣、细毛羊、薰衣草等特色产品,最初是在兵团土地上诞生的;中国的滴灌技术及其设备,最初是兵团引进消化创造的…… 但缺乏的是产权意识、品牌意识,以致没有很好地锻造出坚挺的、国家级、世界级的品牌,而坚挺的品牌决定着经济场域的话语权。因此,讲文化+兵团优势,大有文章可做。实施“ 文化+ 经济”战略,必须善于发现、整合、保护、运用兵团优势,用“文化+”的画龙点睛,打造兵团文化经济高原、高地、高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