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科成果
新疆南北疆人口差异及其与区域协调发展的影响
发布时间:13年07月01日    信息来源:兵团社科规划办    编辑:社科规划办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社科规划办

石河子大学李豫新教授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疆南北疆区域协调发展政策研究》阶段性成果,通过新疆南北疆人口差异对南北疆区域协调发展的影响,分析了人口差异,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

一、当前南北疆区域人口状况的新特征

(一)人口规模持续增长,南疆地区人口规模增长略快于北疆。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资料分析研究,2010年北疆地区人口规模占全疆的比重为46.56%,较2000年下降了0.52个百分点;同期南疆地区人口比重上升0.69个百分点,达到47.96%。北疆地区的乌鲁木齐市、克拉玛依市和塔城地区人口增量占北疆地区人口增量的93.04%,是北疆地区人口增长的主要动力,在其带动下,北疆地区人口十年间人口增幅约为16.87%,年均增长1.57%。南疆地区各地州人口规模增长幅度较为均衡,南疆地区整体人口增幅约为19.21%,年均增长1.83%,人口年均增长率高于北疆0.26个百分点。

(二)人口民族分布的地域特征明显。南疆地区少数民族人口比重较大,北疆地区汉族人口较多。2010年新疆人口民族构成中,南疆地区少数民族比重为81.73%、汉族人口比重为18.27%,北疆地区汉族人口比重为62.66%、少数民族比重为37.34%。南疆地区除维吾尔族和汉族外其他民族人口所占比重均不高,仅有柯尔克孜族所占比重超过了1%。北疆地区人口的民族构成相对复杂,除汉族人口较多以外,哈萨克族、维吾尔族人口比重均超过了10%,回族人口比重也超过了8%。十年间,南北疆地区各民族分地区集聚的现象发生了一定的变化,总体上南疆的汉族人口比重、北疆的各少数民族比重均略有上升。

(三)北疆地区人口受教育程度较南疆地区高。南疆地区人口的受教育水平明显落后于北疆地区,南疆地区受过高中及以上层次教育的人口比重仅为18%,而北疆地区则为36.48%。

(四)北疆地区人口年龄结构失衡,“老龄化”和“少子化”并存。2010年,南疆地区成年人口比重为70.5%,北疆地区为75.52%;南疆地区少年儿童占人口比重明显多于北疆地区,南疆地区少年儿童比重为24.4%,北疆地区为16.62%。南疆地区老年人口比重为5.1%,而北疆地区老年人口比重达到7.86%,超过国际社会公认的7%的门槛,人口已步入老龄化社会。从动态角度看,北疆各地州少年儿童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普遍下降,“少子化”趋势明显,2010年已明显低于国际上公认的18%的标准,成为典型的“超少子化”地区。南疆地区虽然仍属于正常范围,但其少年儿童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的下降速度更快,十年间降低了7.78个百分点,降幅高出北疆1.1个百分点。

(五)就业人口以第一产业居多,近十年人口就业结构变动“南慢北快”的趋势明显。南北疆地区就业人口在三次产业间的分布基本呈现出“一三二”的格局,就业人口多数从事第一产业,且第一产业劳动力以少数民族为主,比重达到78.79%,第二、三产业劳动力以汉族为主,少数民族人口仅为23.15%和34.06%。从就业人口在三次产业分布比重的变动趋势来看,南北疆各地州就业人口的产业分布渐趋合理,但北疆地区变动趋势明显快于南疆地区。

(六)人口分布具有“南乡北城”的特征,乡村人口转化为城镇人口的速度呈现“南慢北快”的趋势。2010年,南疆地区城镇人口比重仅为25.45%,北疆地区城镇化整体水平较高,城镇人口比重为60.36%,但内部各地州市之间城镇人口则呈现出较大的差异性,其中天山北坡经济带核心区域城镇人口比例已经超过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从纵向发展的角度看,近十年南北疆各地州市城镇人口比重均有所上升,但就乡村人口转化为城镇人口的速度而言,“南慢北快”的态势依旧明显。南疆地区城镇人口比重的涨幅较小,十年间仅增加5.62个百分点。北疆地区十年间城镇人口比重提高了13.67个百分点。

二、人口差异对南北疆区域协调发展的影响

(一)制约新疆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近年来,南疆地区人口规模不断扩大,对南疆地区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造成较大的压力,使得南疆地区生态环境的可承载能力逼近或超出其警戒线。在南北疆区域协调发展中要适度控制新疆特别是南疆地区人口的过快增长,把握人口规模扩大与生态环境的适宜性,避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实现人口系统与生态环境的协调发展。

(二)南北疆地区人口未来发展面临着较大的就业人口短缺压力。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已经超过国际公认警戒线,其中部分地州市已经是典型的老龄化社会,同时北疆地区还存在着较为严重的少子化现象。老年组人口比重会不断升高,同时青年劳动力供给将不断减少,虽然仍存在着一定的人口红利,但南疆地区尤其是南疆的少数民族人口在教育结构上的落后,很有可能会造成南疆地区人力资本的供给难以维系,专业人才的匮乏,会直接影响南疆地区产业结构的优化与升级。

(三)南北疆人口城乡结构的差异客观上导致南北疆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南疆地区由于城镇人口比重低,城镇化水平较低,城镇对乡村的集聚效应大于扩散效应,从而使得区内发展差距逐渐拉大;而北疆地区恰好相反,其城镇化比重较高,城镇对乡村的集聚效应与扩散效应相当,甚至是集聚效应小于扩散效应,从而使得区内发展较为均衡。因此,南北疆人口城乡结构的差别通过集聚效应与扩散效应对比情况形成各自不同的发展状况,从而对新疆南北疆区域协调发展造成影响。

三、南北疆人口发展的对策与建议

(一)根据南北疆的不同实际,实行差异化的生育政策,稳定人口增长的同时改变各区域的民族构成。天山北坡经济带等较发达地区可逐步推广“二孩地区”的经验,从而缓解人口老龄化、少子化威胁;南疆三地州等欠发达地区,需明确稳定低生育水平的标准,完善以奖励扶助、困难求助养老和医疗扶助为主体的人口和计划生育利益导向机制。适度放开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汉族家庭的人口生育政策;通过宣传教育、奖励少生等方式逐步降低欠发达地区少数民族生育率。

(二)强化南北疆教育对口支援机制,全面提升人口素质。第一,强化南北疆教育对口支援机制。自治区在加强南疆地区教育设施的软硬件投入建设的同时,还应加大北疆地区优秀师资支援南疆的选拔力度,力争每年引导优秀教师到南疆地区基层中小学工作或提供支教服务,进一步提高南疆地区的教育水平。加大北疆地区“南疆生源班”的办学力度,扩大办学规模,提高南疆贫困地区的民族学生的双语教育水平。第二,加大少数民族适龄人口的培训力度,建立“政府培训主导、社会培训机构广泛参与”的机制,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参与劳动力的培训,提高少数民族人口的本地和异地就业能力。第三,进一步加大大学生村官的支持力度。出台更加优惠的政策,引导大学生村官到南疆地区工作。

(三)充分发挥人口红利,优化人口结构。充分发挥新疆人口红利空间。一方面要打破城乡分割的户籍和社会保障制度的限制,推动区域内人口有序流动,充分发挥人口聚集产生的城镇化效应。另一方面,要开展不同层次的技能培训,不断提升劳动者的素质,保证就业与产业结构的升级相对匹配,不断提升劳动力资源利用率和劳动生产率。其次,建立南北疆区域产业结构调整与人口就业结构的协调机制。应根据产业结构调整的方向和目标,制定南北疆人口就业结构调整的方向和目标,优化人口就业结构,提高人口就业的质量和效果。最后,积极应对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问题。北疆地区要未雨绸缪,做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思想、物质、制度等各种准备,加大老龄事业经费投入,加强老年福利服务设施建设,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发挥兵团体制优势,建立民汉杂居聚集区。北疆地区应合理规划城市人口,加快北疆地区城市群建设,形成乌—昌城市群、石河子—玛纳斯—沙湾、奎屯—独山子—乌苏、伊犁、克拉玛依等核心人口聚集区。结合新疆特殊区情,合理划分新疆人口限制区、人口疏散区、人口稳定区和人口集聚区等人口发展功能区,并确定好每个功能区人口发展方向和重点。

(四)建立人口流动协调机制,引导南北疆人口有序流动。建立新疆与内地省份的人口流动协调机制,充分利用对口支援机遇,结合新疆实际情况,借鉴上世纪50-60年代向新疆移民的成功经验,适当地、有选择地从中、东部地区积极迁入新生代农民工,围绕就业有岗位、居住有场所、子女有教育、参保有办法、发展有平台等目标,引导符合条件的新生代农民工在新疆城镇就业和落户,逐步实现其与城市居民身份统一、地位平等、权利一致。建立新疆区域内的人口流动协调机制,采取一定的优惠政策,从北疆地区选择素质较高、愿意献身南疆建设的人口去南疆工作,改变南疆地区高素质劳动力供给不足的现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