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科成果
新疆丝绸之路中道历史遗存保存现状与对策
发布时间:13年07月01日    信息来源:兵团社科规划办    编辑:社科规划办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社科规划办

石河子大学张安福教授作为首席专家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环塔里木历史文化资源调查与研究》,对整个丝绸之路中道(东起吐鲁番,西至喀什)的历史文化资源保存现状进行了调查,认为新疆丝绸之路中道是汉唐时期中西文明传播、融合的重要通道。沿途汉唐历史文化古迹遗存丰富,但近年来由于不合理的经济开发、自然因素等原因,导致沿途许多历史文化资源濒临消失的危险,我们悠久的西域文化也就由此失去了精神依存和物质体现。因此,在文化强国的大背景下,西域悠久的历史文化资源保护与传承需要引起社会的高度重视。

一、新疆丝绸之路中道汉唐历史文化遗存保存所面临的问题

新疆丝绸之路中道汉唐时期的历史文化古迹多为烽燧、城址、石窟寺、墓葬等,数量多、价值高。但由于目前生态环境的恶化,对丝路中道历史文化遗存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

(一)自然资源的开采特别是许多油气田的工程建设,是在古遗址之上,从而对古遗址造成了整体性的破坏。如温宿县博孜墩乡地下油气开发工程,几乎将“阿克布拉克古城”遗址破坏殆尽,这段记载汉唐历史文化的古迹将彻底消失。再如柯坪县的“克斯勒塔格佛寺”遗址,由于石油开采,佛寺遗址已经面目全非,难以见到原来的面貌。

(二)在发展农业的过程中,水库蓄水、农田漫灌等,使得古遗址附近地下水位上升,也对历史文化遗迹造成了很大程度的侵蚀。如鄯善县为了解决饮水、灌溉问题,在吐峪沟沟谷修建了水库,由此使汉唐时期有名的吐峪沟石窟群许多石窟土质松软、塌陷。又如新和县10万亩“新和汉唐屯田遗址”(2009年获世界吉尼斯纪录)中的“通古斯巴西古城”,由于城址周围农田漫灌,使得城址墙基盐碱化严重,多处坍塌,这样下去“通古斯巴西古城”可能会消失。在历次农业开发运动中,也造成了许多历史遗迹的破坏,如今天和硕县境内的“危须国”故地,在50年前还有城墙、城门等,现在只剩下一立方米见方的土墩。

(三)旅游资源的开发,将许多价值很高的历史文化资源开发为旅游景区,从而使历史文化古迹失去了原来相对封闭性保护的环境,对许多历史文物造成了不可逆性的破坏,陷入 “破坏—修复—破坏”的循环之中。如国家AAAA级旅游区“交河故城”,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但由于游客过多,经常出现因游客攀爬城墙,而造成古城墙毁损的事情。再如有着“西域佛教圣地”之称的“苏巴什佛寺”,由于年代久远,佛寺遗址土层较为松散,并且没有固定的旅游路线,游人在其内任意活动和玩耍,很容易对1500年前的土质建筑造成破坏。

(四)随着新疆工业化的发展,尤其是石油化工企业的发展, “三废”的排放对历史古的迹破坏作用十分严重。如轮台、库车等地的化工企业所排放的二氧化硫等有害气体对古城墙、石窟寺、壁画等产生严重的腐蚀。同时,排放的废水不仅造成地下水的污染,而且还会对流域内的历史文化遗址造成侵蚀性破坏。如轮台县内距离“拉依苏烽燧”遗址不远处的拉依苏工业园区的化工企业,势必会加快拉依苏烽燧遗址的腐蚀、毁损,增加保护的难度。

(五)城镇化过程中过度圈地对古城、古建筑造成破坏。如喀什自2010年设立为经济特区后,进行了大规模的建设,对古城许多历史文化遗迹造成影响。汉代的“艾斯克萨古城”曾作为班超治理西域的中心治所,但在城市开发建设中只剩下边缘一角,难以见到汉唐时期的风貌。喀什老城、高台民居等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二、保护新疆丝绸之路中道历史文化遗存的对策建议

(一)审慎处理资源开发和文物古迹保护之间的关系

新疆文物古迹众多,但又是一个油气矿产资源大省,如何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涉及到新疆经济发展和中华文化传承的重大问题。虽然矿产油气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都是不可再生资源,但矿产资源具有可替代性,而历史文化资源是唯一的,一旦破坏,就无可替代。所以,在保护历史文化资源与能源开发发生矛盾时,取舍务必审慎。

(二)农业开发中首要注意文物保护

绿洲农业开发中,民众的历史文化保护意识非常重要,所以提高其文物保护意识是重中之重,防止出现为了增加绿洲用地而将文化遗存破坏甚至全部移除的情况。

其次,在建设绿洲农业现代化过程中,对历史文物遗迹的周边地区,要慎重建设水库、水窖等影响地下水位上升的工程。同时,大力推广新疆先进的滴灌技术,提高灌溉效率,尤其要重视排碱渠等设施的建设,防止历史古迹及周围地块盐碱化。

(三)从制度上规范文物、旅游部门的行政职能

课题组调研中,发现文物部门大都和旅游部门联署办公,甚至许多历史遗存由旅游局管理,这从根本上不利于文物保护。因此,要重点突出文物部门保护文物古迹的专业职能,实行旅游开发与文物保护部门的职能界定严格。尤其对于文化遗存密集的地区的历史文化资源的开发,必须在文管单位的监督之下才能进行。

对于脆弱的土质遗址,如苏巴什佛寺、交河故城等,可考虑封闭性管理,有限开放;对一些损毁严重、综合价值高的文物,要及时建立数字信息,保存相对完整的影像资料,以供学术研究之用。

(四)走新型工业化之路,避免工业污染对文物的破坏

新疆是封闭性的地理环境,河流、季风都相对封闭,因此污染对文物的破坏更为严重。减少工业“三废”对文物古迹的破坏,要从源头上禁止发展“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这就需要决策部门和地方政府理性衡量短期效益和长远利益这笔账。一些化工企业虽然在短期内增加了地方财政收入,提高了经济总量,但治理污染要花费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

酸性气体、污染水质对文物古迹的破坏更为严重,新疆汉唐遗迹都为土质建筑,污染更容易造成土质破坏。从世界范围看,即使是混凝土质地的文物古迹,修复也要经过漫长的时间,如被称为“雾都”的伦敦,经过“二战”后60年的治理,已经山清水秀,但文物古迹“伦敦塔”和“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目前还在对其进行着治污复原工作。

(五)城镇化进程中保存历史文化遗存,留住城市底蕴

在大规模的城镇化和城市扩建中,保存古城墙、古民居能保留城市的悠久历史和厚重感。这就需要在城市建设规划中,提高文物保护意识,做好文物保护规划,才能做到古城文物保护与新城的和谐统一,历史遗存与城镇化建设并行不悖。

总之,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的文化强国战略,尤其是要建设“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的新局面”,更需要重现西域灿烂多姿的汉唐文化,以丰富中华文化的内涵。新疆历史文化古迹遗存是中华多元文化的重要财富,是新疆多民族归宿感、认同感的物质体现和精神载体。所以,我们切实的做好这些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修缮工作,这不仅是国家发展的战略需要,也是我们当代人的使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