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科成果
汉代西域都护府遗址寻踪
发布时间:13年07月01日    信息来源:兵团社科规划办    编辑:社科规划办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社科规划办

石河子大学张安福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环塔里木历史文化资源调查与研究》课题的阶段性成果,通过对西域都护府的具体位置进行实地调查,对西域都护府府治的具体位置做出了相对合理的推断。此发现对正确阐明新疆历史、深入研究环塔里木历史文化资源具有重要意义。

一、西域都护府位置产生争议的原因

(一)西域形势不稳,以致西域都护府府治多变,乌垒城遗址难觅。自西汉时期第一任都护郑吉始,到新莽时期最后一任都护李崇止,历时80余年,历任都护18人,均将其治所设置于今轮台一带。并随着形势的转机及战略重点的变化而因时、因地调整,府治曾几经迁移。在但钦任西域都护时期,其府治地已由“乌垒城”转移到故轮台地区的“埒娄城”。

(二)战争破坏了乌垒城遗址。西汉末年,王莽篡位,推行“贬易侯王”的政策,从而引发西域地区动乱,匈奴势力乘机侵入西域各地,重新控制了轮台地区。由西域最后一任都护李崇“收余士,还保龟兹”推测,西域都护府治所在战争中又遭到破坏。在东汉与西域的“三绝三通”时期,西域都护府遗址也屡遭破坏。

(三)绿洲耕地的现实价值湮灭了乌垒城。两汉以后,西域都护府故地“乌垒城”及位于其东部的屯田基地“渠犁”逐渐在史籍记载中消失,说明汉代以后两地不再是重要的战略要地。加之乌垒城所在地是水草丰美的地区,在西域绿洲耕地相对缺乏的情况下,这些遗址很容易重新成为民众取土、耕作的场所,从而使这一带的汉代遗址湮灭在绿洲农田中。                                

二、定位西域都护府府治乌垒城所在地的客观推理

(一)应在汉代丝绸之路北道。自张骞凿空西域后,汉宣帝置西域都护的目的就是“使吉并护北道”,“都护”的职责之一就是护卫渠犁、轮台等地,确保丝路北道之畅通。故西域都护府治所必定位于丝绸之路北道要地,尤其是轮台地区,以便于对西域诸国政治、军事、经济的管辖。

(二)应在西域中心战略之要地。西域都护府之所以最初选址于乌垒城,是迫于当时形势而采用的折中之策。因此,西域都护府不仅要背靠屯田基地渠犁,而且更要处于监控车师与龟兹等国的战略咽喉之地,《汉书?西域传》载“于西域为中”,这样才能有效的防范匈奴势力,确保丝绸之路畅通。

(三)应在自然条件较好适宜耕作的地方。后勤补给是初设西域都护府时首先要考虑的问题,西域都护府兴盛之时,军政各级办事人员及驻军多达二万余人,需要充足的粮草供应。同时都护府还肩负着为丝绸之路上的商人及往来使者设置驿站、提供粮草补给等重任。因此,西域都护府必定置于土壤肥沃、水源充足等自然条件良好且便于耕垦的地区。

三、探寻西域都护府的路径分析

 (一)根据西域都护府位置的变迁轨迹进行定位

西汉时期,西域都护府治所时有变化,但总的来说均位于今轮台县境内。最初都护府治所在乌垒城,后迁移到龟兹地区。如新莽天凤三年(公元16年),最后一任都护李崇征伐焉耆等国兵败,于是李崇“收余士,还保龟兹”。到东汉汉明帝时期,都护陈睦又将都护府置于今轮台境内。其后,班超平定龟兹、姑墨、温宿,又将都护府迁至龟兹地区的它乾城。在两汉西域都护府的府治变迁过程中,其变迁轨迹大致呈弧状,结合初置都护府时的西域形势,乌垒城应该在历次迁转地点相对安全的中间地带。

(二)根据西域都护府的职能进行定位

西域都护府是西汉政府治理西域的军事、政治中心,肩负着“护道”、“护国”的双重使命。在当时交通、通讯设施不发达的情况下,城池、烽燧、驿道必然成为西域都护发号施令、治理西域的重要途径。

首先,要明确轮台周边汉代城址的布局。西域都护府周缘必定有众多的辅城相佐,呈众星拱月之状,以便相互驰援,从而保证西域都护府的安全。所以,今轮台地区诸多汉代城址的中心位置应该就是汉代西域都护府的所在地。

其次,要弄清汉代西域烽燧群的走向与交接点。烽燧既是重要军情的传输站,也是御敌的缓冲地。西域都护府作为西域的军事指挥中心,其周围或沿交通要道,或沿河流走向应布有相应的烽燧,以便及时准确的传递军情。因此,烽燧沿线的交接地域应该是西域都护府的具体所在地。

最后,还应该重新对《汉书?西域传》中的里程数进行详尽考证,并利用目前考古成果,解决斯坦因认为的“《汉书?西域传》中的里程数有诸多自相矛盾的数字”的问题,以进一步精确西域都护府的具体位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