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科成果
新疆南北疆区域经济差异新特征与协调发展的建议
发布时间:13年07月01日    信息来源:兵团社科规划办    编辑:社科规划办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社科规划办

石河子大学李豫新教授承担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疆南北疆区域协调发展政策研究》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了当前新疆南北疆经济差异呈现的新的阶段性特征,提出建立经济差异预警机制并在产业结构调整、向西开放、推进城镇化进程等方面采取有力措施,加以妥善解决。

一、当前新疆南北疆区域经济差异的新特征

1.新疆南北疆区域经济发展差异已经逼近社会合理的承受极限。新疆南北疆区域经济正逐渐演变为“北疆恒强、南疆愚弱”的两极化格局。这种相邻区域的两极化空间经济结构极不稳定,容易对整体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而当前新疆区域经济发展的差异程度上已远远超出国际上公认的“警戒线”。研究表明,南疆地区内部人均GDP的差距是新疆整体人均GDP差距的首要来源,南疆地区内部经济发展的失衡状态已成为新疆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首要障碍,已触及南疆乃至整个新疆稳定与发展的底线。

2.南北疆地区的经济地位和关系具有明显的“固化”特征。依照“依附理论”的观点,南疆地区这种“依附式”的经济增长虽然在客观上促成了与北疆地区的经济联系,但从长远看,持续依赖北疆地区的市场、资本和技术的发展模式会产生抑制南疆地区发展的力量,使南疆地区始终处于不利的地域分工地位。如何在把握南北疆区域经济联系的前提下,建立合理的地域分工,将成为南疆地区经济发展的关键所在。

3.汉族聚集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少数民族聚集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新疆是我国典型的多民族地区。一方面,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和回族等主要民族分散于新疆各地州,各民族混合居住;另一方面,新疆民族又相对集中聚居于某一特定区域,基本呈现出“南维北汉”的民族人口分布态势。南疆地区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封闭”特征明显,不仅在地理上远离新疆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区域,在文化、生活习惯等方面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表现出典型的“孤岛文化”特质,由此造成了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缓慢、民生困顿的局面,并给“三股势力”等国内外敌对势力破坏民族团结与边疆稳定提供了可乘之机。

4.南疆地区农业发展势头强劲,发展潜力巨大。受自然地理因素和历代中央王朝治理新疆方略的差异,新疆天山南北逐渐形成了“南农北牧”(即南疆地区种植业产值比重高于北疆地区,而其牧业产值比重低于北疆地区)的特殊生产方式。近代由于政策倾向以及开放程度影响,北疆地区农业得到了快速发展,在农业生产的技术上和效率上逐步超越了南疆,产值一直高于南疆地区。但近年来南疆地区的第一产业尤其是农业高速发展,与北疆地区的差距已逐渐缩小,生产总值于2011年再次超过北疆。南疆地区成为粮食后备储备基地的潜力十分巨大。

5.第二产业内部工业和建筑业的差异可总结为“南建北工”。即南疆地区建筑业产值比重高于北疆地区,而其工业产值比重低于北疆地区。具体到工业内部各行业部门,南北疆地区均呈现出强烈的资源依赖特征,与油气资源相关的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和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的合计产值几乎占到南北疆地区各自工业产值的50%,但从南北疆地区这两个产业的具体排序状况分析,北疆地区油气资源开发的布局较为合理,南疆地区则是典型的“资源开采式”的粗放发展阶段。

6.南疆地区第三产业存在着一定程度的“虚高化”。虽然南疆地区第三产业产值所占比重较高,但多由教育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地质勘查业、公共设施管理业等扩散效应较小的产业构成,并不适合作为地区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或主导产业。南疆地区在第三产业的产值偏高,一方面反映出南疆地区特有的民族文化特点,另一方面也提示我们要对其进行合理的疏导与运用,以此作为推动南疆地区第三产业发展的切入点;在传统服务业和新兴服务业的对比上,南疆地区均处于不利地位,尤其在金融保险业的发展上,南疆地区与北疆地区的差距不断扩大,金融保险业作为现代经济的发展核心产业,对其他产业的发展具有强烈的支撑作用,南疆地区金融保险业发展滞后的状况势必会成为其经济发展的瓶颈所在,从而影响南北疆区域协调发展的进程。

7.从产业结构转化的角度来看,新疆产业结构转换能力存在着较明显的“北高南低”特征。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和区域经济外向性差异是造成区域产业结构差异的主要影响因素。就产业结构转换的速度而言,北疆地区三次产业结构调整更加均衡,天山北坡经济带各地州已经具备了相应的经济基础,产业结构调整的“结构红利”较为明显;南疆地区(除巴州外)虽然保持了较高的产业结构转换速度,但这种高速缺乏相应的经济基础,所以并没有带来相应的经济高速发展。夯实经济基础,提高产业结构转换能力应是其当前产业结构调整的主要目标。

二、促进新疆南北疆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对策建议

1.制定和完善产业政策,促进产业结构均衡发展。新疆南北疆各地州发展程度不一,不能一味的追求产业结构调整红利而盲目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天山北坡经济带各地州已经具备了相应的经济基础,产业结构调整的“结构红利”较为明显,应着重打造现代产业体系,改造传统产业,强化大企业大集团主导作用;而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需以搭建产业发展平台为重心,加快推进各地州优势资源转化,夯实经济基础,加速生产要素的聚集过程从而提高产业结构转换能力。

2.培育农业优势产业带、延伸农业产业链、大力推进农牧业现代化。转变农牧业发展方式,不断提升农牧业整体水平。进一步优化农业产业结构,做优做强特色优势产业,提高农牧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以龙头企业为依托,重点围绕棉花、粮油、林果、畜产品、区域特色农产品,大力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业。优化农牧产品加工业布局,形成南疆以特色林果精深加工为主、北疆以特色农副产品和畜产品精深加工为主的产业格局。

3.坚持高起点、高标准、高效率,加速推进新型工业化。充分发挥矿产和农牧产品资源优势,立足现实产业基础,不断优化结构,延伸产业链,加快发展制造业,促进特色优势产业集群化、战略性新兴产业高端化。把握东部产业转移的发展机遇、北疆地区承接产业转移时需注重延伸产业链、加强产业科技创新能力;对传统产业进行投资少、见效快、吸纳劳动力多的技术改造,更适宜在南疆三地州等欠发达地区进行大力推广。

4.坚持向西开放战略,加深、加强新疆与国际的经济、贸易合作。在根据市场要求,充分利用新疆各地州的资源特色,调整产品结构,扩大、加深对外贸易范围和深度的同时拓宽利用外资渠道。如允许外商投资项目开展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项目融资;支持符合一定条件的企业通过转让经营权、出让股权、兼并重组等方式吸引外商投资;积极探索以中外合资产业基金、风险投资基金方式引入外资等。

5.加快新疆城镇化进程,改善二元结构。进一步完善城镇体系,突出发展新疆尤其是南疆地区的区域中心城市和小城镇。北疆地区城市化发展需注重促进城市间产业对接、设施配套和服务联动,有序推进城市合理分工、协调发展,迅速增强城市群的整体竞争力;南疆地区城镇化发展需以完善城市功能,扩大城市规模,强化城市管理,提升人口聚集能力和综合承载能力为主,从而增强其对南疆经济社会发展的辐射带动作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