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科成果
兵团职工增收、团场增效的博弈合作分析
发布时间:13年06月19日    信息来源:兵团社科规划办    编辑:社科规划办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社科规划办

   石河子大学张红丽教授完成的兵团社科基金项目《兵团职工增收,团场增效保障机制研究》认为:兵团农牧团场经济增长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职工人均纯收入的增长;二是团场经济效益的增长。通过运用博弈论对职工增收与团场增效的相关性进行分析,建立职工与团场的博弈取向-合作博弈模式。

一、职工与团场的博弈的分类及利益关系分析

   团场与职工的联结方式是委托-代理人博弈,这主要是团场为稳定团场的利润来源和保障团场管理机构正常运转而采用的分配模式。在这种模式中,作为团场为确保职工积极生产并将农产品卖给团场,职工也希望为自己的农产品找到比较稳定且低风险的销售渠道,双方以契约形式建立起经济联系。

   契约在制定的过程中有不完善性,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模式中,按照不同的契约制定标准有不同的分类方式。

   1.合作一次博弈-松散型团场经营管理模式

   每到农产品收获季节,团场与职工进行农产品现货交易,其价格随行就市,团场不承担任何生产风险,不涉及生产环节。团场与职工之间的经济行为多数属偶然或一次性交易活动。这种松散型团场带动型在兵团比较少见,更多是被一些畜牧业为主的团场采用。

   2.非合作重复博弈-半紧密型团场经营管理模式

   团场作为土地的所有者的角色出现,与职工的主要联系纽带是土地租赁契约,多数情况下团场不参与产品的供销活动,只收取土地租赁费。职工则与加工企业签订农产品供销契约,按照双方约定的价格,团场向职工提供一定的专业技术指导和服务,待农产品收获时职工按照契约向加工企业提供契约约定数量及质量的农产品,团场不参与交易结算。但团场作为职工的利益维护者,提供监督和组织服务。大多数以林果业和番茄种植为主的团场往往采用这种管理模式。

   3.非合作重复博弈-紧密型团场经营管理模式

   在这种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中,职工与团场联系的主要纽带是产权关系,团场通过垫付生产资金,下达种植计划等方式,职工被“内化”为团场的产业工人,团场作为土地的所有者和投资者,成为产品的真正主人,掌握着产品收益分配的决定权。

   4.合作博弈

   合作博弈实际上是一种新的团场农业生产经营体系的制度创新,它为农业生产经营体系创造一个新的制度平台,其主要功能是将农产品从初级农产品到最终农产品的各环节的增加值在供给链的参与者中进行了重新分配,特别是职工享受到了增加值的利益。在这种博弈过程中,团场和职工都倾向于合作,团场给予职工更加公平合理的土地契约,团场同时承担农业经营的风险,职工也倾向于尽可能多地承包土地,并积极耕作,并将产品交给团场。

   目前兵团团场农业的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模式,其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博弈并不多见,非合作重复博弈或非合作一次博弈构成现阶段团场经营模式的主体。

二、实现团场与职工合作博弈的途径

   1.影响团场与职工的非合作博弈中契约不稳定的因素

   在团场与职工形成的契约制经营组织形式中,团场提供生产资料、技术指导、农产品收购,职工主要从事农产品的生产与管理,团场与职工通过契约连接,形成松散型联盟,这种形式具有很大的不稳定性。这种组织形式缺乏与职工利益的紧密结合,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经营机制很难形成,职工和团场相互独立的,各自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一旦出现市场风险,就有可能出现违约现象。团场的短期利益行为和职工的契约意识不强,造成这种联合随时可能中断。团场就要遭受重大损失。团场看准了这一点,在农产品收购时,就会压低农产品价格,使之低于契约价格。另外,契约也存在着违约的风险。当农产品的市场价格高于契约收购价格时,职工就会不遵守契约而把农产品转售给市场。由于我国农产品市场价格经常随机波动,违约现象也就频繁地发生。但团场凭借其强大的行政实力,采取措施防止职工的违约行为。

   2.在团场与职工的非合作博弈中需求合作的可能性

   在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中,团场和职工都是经营主体,经济活动都是以利益最大化为目的,只有存在共同的利益,团场与职工以契约为纽带的合作才有可能趋于稳定,利益分配是双方合作的核心,也是契约机制稳定的关键因素。所以,我们可以从增加违约的损失入手,采取措施,减少违约的概率。团场和职工决策的过程是一个博弈的过程。

   建立良好的合作机制。以增进农业产业化经营组织中的稳定性,从而降低风险。合作的基础是信誉。而信誉的确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是一个重复博弈的过程。契约双方通过长期合作建立起来的信誉是一份具有很高价值的资产。

   团场与职工合作只有基于市场经济规律建立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内在运行机制,才能有长远的发展。利益分配的公平性决定了连接的稳定性,决定因素主要是团场与职工各自承担的风险与获得的利益。团场与职工合作的共同因素是追求利益最大化,无论是团场还是职工获得的利益回报率越高,参与欲望就越强,团场与职工合作的利益回报率越高,团场与职工合作的稳定性就越高。

相关新闻